Tag Archives: 未来

通过历史预测未来

根据历史预测未来似乎就是彻底不靠谱的事,我之前也是这么认为,直到最近膝盖中了一箭。好吧,其实是看到《失控》最后几章让我对这个问题重新思考了一下。

股票涨跌

金融机构、投资个人都希望对股票的涨跌做出预测,什么K线图分析,眼花缭乱的理论,都是从历史数据来对未来做出判断,但效果好像都不是那么的好。于是,就有价值投资理论云云,要从股票的实际价值出发,历史数据就是不靠谱的,要看实际价值。

物理定律

无论是牛顿力学还是相对论,都在干一件事:预测未来。物理最早就是在研究天体的运动,第谷、托勒密以及我想不起来名字的种种都在通过记录、观察行星运行的数据,从其中总结出经典的力学定律。至少现在的建筑、机械都离不开力学,汽车、飞机简直把物理学发挥到极致了。

后来爱因斯坦提出了相对论,物理定律做出了修正,预测的更精确了。这是成功的根据历史预测未来啊有木有。

踢球的贝克汉姆

虽然物理学让我们造出了汽车、飞机,但是,日常生活中很多事,其实并不需要物理公式的介入。例如贝克汉姆也许会在赛后没事计算一下自己踢球的弧线公式,但在场上开任意球的时候,他的脑袋里一定不是在算公式。

人类通过不断的trial-error,大脑会对碰到的模式进行总结、固化,形成肌肉记忆。这与更高级抽象的物理公式是完全不同的approach。踢球的大脑通过多次重复形成的记忆,以及对当时场上的情况作出了预判,判断出该使用怎样的力量、角度、击球点,来指导黄金右脚踢出漂亮的弧线。这里并不需要高层的抽象建模。

人类天生就会预测未来!不然我们怎么生活的啊!

马饲料和石油

曾经有人担心马饲料不够,因为按照当时马匹的增长速度,以及饲料的种植程度来看,很快马饲料就会不够用。然后,人们发明了汽车,马儿再也不用担心饿死了,但估计要担心直接被处理掉= =b。现在很多人担心石油会枯竭,有各种各样的预测数据。但会不会也是马饲料呢?长期预测,总是不那么靠谱的原因是,突然、巨大的变化总会存在,虽然一定时间内,是渐变的。

如果仅仅根据数据,预测下个月饲料价格,我倒觉得是十分靠谱的。

短期预测和长期预测

《失控》中对历史预测未来的结论,是长期预测不靠谱,而短期预测恰恰相反,是很靠谱的。我完全可以说下一秒我的电脑还是好的,但是10年后我就不敢说了。因此华尔街会雇佣预测公司,短期预测股票的涨跌。

不过想了这么多,还是不敢去投资股票。

计算、显示、交互的分离-无处不在的计算

Ubuntu for phone

昨天Ubuntu发布的移动OS,可以支持连接上底座后投影到其他屏幕,就变身桌面Ubuntu的功能。或许这并不是一个新鲜的概念,因为知乎上的讨论贴Ubuntu for phones 有哪些值得关注的特性?似乎就完全没有提到这个功能(难道是因为win8)。。不过,我是真心很喜欢这种方式。

Mac Mini或许是最早实践随身携带一个“计算设备”的概念,把Mac Mini带到一个地方,接上显示器和键盘,就可以马上开始工作了~后来又了iphone,不需要随身带显示器了,但是显示器的尺寸会限制使用的场景和用途。我曾经在屏幕尺寸和人机交互这篇文章中思考过屏幕对交互的影响,进而影响人们对设备的使用。而现有的解决方案,手机、平板、台式机、笔记本,这些计算设备都是分开的,从硬件到OS到应用软件,都是异构的。但实际上,我们完全可以重用这些设备,只要将计算、显示、交互相分离。

一个台式机的硬件标配:

  1. CPU
  2. 内存
  3. 主板
  4. 硬盘
  5. 键鼠
  6. 显示器
  7. 机箱和电源
  8. 网卡
  9. 声卡

1、2、3是计算的核心部分,而其他的都可以称为外设。手机已经成功把这些都集成到一个几寸的设备中去了,而其计算核心是完全可以通用的。而除了显示器、键鼠这种人力IO之外的其他设备,也都是可以贡献出来通用的。

那么也许未来,可能是这样的。我随身携带一个手机,他或许会自带一个屏幕,但那无挂紧要。于是:

  • 当我想看大屏幕电影时,就把手机接入一个一面墙大的屏幕,欣赏高清电影
  • 当我想躺在床上上上设计网络看看书,就接入一个稍微小点的屏幕
  • 当我在办公桌上工作时,就接入一个大小和位置适合我的眼睛和颈椎的屏幕

至于屏幕的材质是什么,或许是某种可以弯曲折叠的纸吧。也可能就是一个墙面。也可能是我们的被子。也可能就是空气啊。如果不是空气,应该有基础设施,可以随处借来、租来用用,地铁到站了再还回去。

至于IO,我想键盘应该是没法取代的,无论是物理的还是投射出来的,反正就会有那么一个。当我想在某个屏幕上直接上手,也是完全可以的。当我懒的动手了,应该可以直接喊一声:siri,给我放个最新的电影。

不过我为什么还要带手机呢。或许手表、项链或者眼镜就行了。生物特征识别登录云计算。